Scalers:30岁,我不焦虑 — ScalersTalk成长会 – 持续行动,刻意学习 – ScalersTalk Wonderland

Scalers:30岁,我不焦虑

成长分享 scalerstalk 浏览 0条评论

过去以来,我经常在文章里面调侃我的年龄,说我现在还没有30岁。

当我在键盘下打下这句话的时候,时间正好是新的一天,于是我再也不能用这句话了,我再也不能说我还没有30岁了。

1

时间就是这么残酷,你曾经一直遥望着远方的某个日期,似乎感觉离你很远。但是时间也是在持续行动的,就这么一点点,一点点地向你越近,直到那一瞬间碾过你的身躯,然后数字从2变成3,于是你再也无法挽回地变成了一位30岁的中年人。

上一次十位数的跳变是在十年前,那个时候我20岁。我在想,我20岁的光影里,我遇到了谁。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人,叫安东尼·罗宾(Tony Robbins)。对!我就是在十年前的那个冬天,开始研习安东尼罗宾的作品,而这开启了我人生中一段新的旅途。

我不得不说,那个年龄学习到的思想、技术和方法,是远远领先于我当时的水平的。由于这些理念太过于先进和超前,我甚至一度怀疑是错误的、不符合我实际情况的,以致于我还在进步的路途中开了倒车。但是时间坚定地论证,我在20岁的时候,所接触到的想法和理念,都是正确的,真的是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的人生。倘若我接受更彻底一些,执行更到位一些,我今天会有更多、更好的成就。

Tony的一节小课中,他让我把自己未来十年的财务目标和完成时间写下来,同时辅以一些指导,帮助自己确立坚定信念。我还记得那时候是在一个傍晚的自习教室,我一边打开练习手册听着MP3里的录音,一边半信半疑地写了一些收入目标。写完以后我的心情很复杂,一方面我觉得好遥远,好像不太可能做到;另外一方面,又觉得如果能做到,那自然是不错的,于是感到兴奋,充满希望。

之后我就不知道自己在折腾什么事情了,我好像忘记了这回事,有时候觉得也许自己很难达到吧,就慢慢淡忘了。我甚至不记得写下目标的本子最后放在了哪里。但是当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,从遥远的记忆中调取信息,我突然意识到,十年前定下的财务目标,到现在大多数都实现了。

于是按照人脑的思考模式,我们就会认为,这样给自己写目标是会有用的。但是你没法回去对当时那个教室里写目标的男孩说,你再多写点,万一实现了呢?那个男孩也许会笑着回复你,不要写那么多,万一把你累死了呢?

这十年的诸多事情,唯有一个切肤的体验就是:我曾经面对那些重要的理念,本来可以帮助我取得更大的进步,但是我却由于自己的限制性信念,中间夹杂着怀疑、犹豫与彷徨,于是没有更透彻地执行,让时间白白流淌,没有留下复利的果实。

过去我没能做得更好,于是现在只能这样。

2

现在回顾十年的旅程,就是一个起点和终点。但是展开来看却是一分一秒地流淌,谁也没法快进。

一个十年,如果错过两三波成长的时机,那这个十年,就可以扔到回收站里了。我感谢自己抓住了十年的后半段的尾巴,至少做了一些不一样的事情。

这个事情现在的许多人已经知道了,因为我写到了29岁时出版的《刻意学习》这本书里。

在我26岁的时候,也是这个冬天,我终于决定要开始做一些事情,于是开始了每天写作的旅途。等我写到第三年的时候,我拥有了今天所拥有的一切。

在外人看来,这一切可能是房子、北京户口、社群、畅销书、影响力等又像名又像利一样的结果;但是对我而言,这一切是因为,我通过“持续行动”这一件事情,找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年轻、有为、奋进的我,再次明确了自己的前进方向。

对,十年前学习到的思想武装太先进,以至于我要倒回去成为那个时候的自己。就像杨振宁先生说,要把清华建设成为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时期水平的清华。于是你总会感觉曾经的自己开了挂,而之后所有的岁月都开了倒车,于是你现在的努力,只是在追赶年少时的光。

但是好歹是追上来了,这几年真的做了很多事情,把自己不断地推向新的高度。尽管还有许多不足,但是也是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各个方面的改变。

曾经地我还会因为要面对30岁却感到无所成、无所事而焦虑。但是经过此番折腾,在真正面对30岁的时候,我却异常坦然。

30岁来就来吧,反正我还是要做事的。持续行动其实是可以对抗熵增的,而一旦对抗熵增,我们便是在做一件永葆青春的事情。皮囊终将老化,而灵魂和思想是可以逆向生长,越活越有生命力的。

2030岁这十年的最后几年,我把我全部的力量,投入到自己的成长事业中。用行动去浇筑自己的变化,用学习去突破未知盲区,一直走一直走,终于走出了新天地。

30而立,立就立吧。我已经在北京立下自己的一片小天地,狂风刮不走,下雨可停留,雾霾能隔离,晴天能远眺。

下一个十年,让自己更通透,这样在40的时候,再给自己一张不惑的答卷。

不惑就意味着不能像上一个十年去开倒车了,不能在把先进的理念置若罔闻了。如果迈向40的路上还像以前那样傻白甜的话,那更多的危机会在十年后全面爆发。

谋之于未有,就要看当下。

3

以前总觉得真正到了此时要激动万分,但是真实感觉是淡定平和。奔四的年龄要早起早睡,要锻炼身体,因为“比谁活得长、活得好”的竞赛,已经要渐渐开始拉开帷幕了。

在这个时间的赛场上,你会看到很多事情。一轮又一轮的起起浮浮,一次又一次的迭代与更替。你会看到在这个信息联网的时代下,其实连接的是不安分的心。不同的人因为不同格局、不同目的、不同用意所驱动,做着不一样的事情。有的人短视、有的人长远,有的人杀鸡取卵,有的人自我安慰。

越长越大,越发现,要面对真实、忠于真实,越来越难,越来越有挑战,也越来越有意义。我们往往会为了自己的利益,扭曲自己,白天装扮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逢场作戏,在深夜里看着自己逐渐侵蚀的信念与变形的身材扼腕叹息。每天被外部事件驱动,身心疲惫不谋主动,却喜欢说自己没办法,于是在极度的忙碌中麻痹自己,装作问题不看见。

改变是微小的变化积累而来的,沉沦也是微小的放弃妥协堆积出现的。年岁越积累,沉疴越多,越需要提前着手、防微杜渐,在每一天与真实连接,凿去身上的认知偏差,修正对世界的认知理解。只有这样,才会在时间的河流中,一直保持清醒,一直保持主动,不被劫持,总有办法,总有热情。

越往后活,越要明白,年龄可以是摆资格的优势,也可以是故步自封的桎梏。重要的是活成一个会思考、能学习、有行动的持续行动者,一直走下去。做好自己的事情,顺便带动更多人,做更多的事情。

如果专注在以上事情,那时间越流逝,生命越有价值,因为持续行动一直在积累,因为刻意学习一直在蓄力。

30岁,我不焦虑,因为我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样的问题,可以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应对,会有什么风险,有什么结果。

30岁,我不焦虑,因为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,不能做什么,可以尝试什么,剩下的就是把时间当作朋友,投入精力,打赢一场又一场战斗。

30岁,我不焦虑,因为我知道制造焦虑的各种套路,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怎么来的想法,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。

30岁,我不焦虑,因为我知道怎么给别人制造焦虑,而且我可以选择不这样做,而且不因此感到焦虑。

“不焦虑”式的否定毕竟是一种负向的强化,应该从大脑里移除,用热情、坚信、持续等词替代。

30岁,我充满热情,坚定信念,专注行动,精研学习。

30岁,我给自己这样一篇精神献礼,然后继续投入战斗,做成长的持续行动者,做进步的刻意攀登者。

最后ScalersTalk成长会2018即将启动,欢迎你和我一起,用行动铸就这新一年的共同记忆。《ScalersTalk成长会2018突破1000人,于是我们涨价了……

ScalersTalk成长持续论

    ★★★★★   

ScalersTalk成长会是由Scalers发起的社群生态体系,专注1000天以上的“N阶持续行动理论体系与能力构建”,以“从英语初阶到同声传译全栈解决方案”为特色,以“持续输入输出训练实践拓宽认知边界”为导向。

 

微信公众号  l  ScalersTalk成长持续论

新 浪 微 博   l  @Scalers

网           站   l   ScalersTalk.com

开 放 社 群   l  100小时训练QQ群 433686569

畅 销 书 籍   l 《刻意学习》火热销售中

 ★★★★★ 

2018年成长会申请说明

《持续行动,为三年后的自己,扎心地做点事——ScalersTalk成长会2018年会员资格开放申请(2017.9)》(请点击)

本文原文:http://www.scalerstalk.com/1285-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