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alers:我们能不能过上,有选择的生活? — ScalersTalk成长会 – 持续行动,笔耕不辍 – ScalersTalk Wonderland

Scalers:我们能不能过上,有选择的生活?

生活随笔 scalerstalk 浏览 0条评论

1225日,西方传统的圣诞节;北京从一场三里屯高度戒备的虚惊醒来,却仍然沉醉在雾朦胧霾重重的笼罩中。

早晨5时许,我从家中出门,走之前看了下桌子上的3M口罩,昨天仅一日时间,新使用的白净口罩已经呈现发黑的颜色。我只好把它放进口袋,哦不,还是得挂上,挂在那一张不是很好看的脸上。

去机场的路上,车就像穿行在迷幻界。视觉仿佛被剥夺,光子无法在颗粒密度如此之大的空间直线传播,于是就像在摸着石头过河,一边前行,一边等待路边的引导线,逐渐展开。这种感觉恍若让我想到小时候的雾了,那个时候会觉得雾气带来的水汽,呼吸能有一种很清新的感觉。当然,可能是我小时候天真无知,也可能那个时候空气质量比现在好。但是,空气里夹杂了霾的时候,我们就可以拿来编段子了。

在路上查了下航班,前几十班离港的都已经取消了,所幸的是我坐的只是“预警”,大概就是要晚点的节奏。到了机场后,弥漫在空中的雾霾,已然让T3航站楼看上去如云端的宫殿,而走到登机口的时候,偌大的停机坪上各种姿势排满了的飞机,在泛黄色天幕的映衬下,忽然有电影世界末日的即视感:满世界的机械设备却不见人影,有灯光照亮路面但却不见生气。因为能见度低,飞机起降不是很繁忙,所以起降间隔期的那一份逼人的安静,更是加剧这一宁静的压抑。

终于登机了,进入机舱后即使摘下口罩,空气中仍然有刺鼻的气息。有一位南方的朋友问我呼吸雾霾是什么味道,我说,你想象一下拿着扫帚扫地那一侧戳鼻孔的感觉……当然原话比这个更粗俗一点了,这是修饰后的版本。

飞机断然是晚点的,起飞还要排队,加上糟糕的空气。唯一的赏心悦目的就是空姐了,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。我觉得航空公司要给空乘人员涨工资,她们的敬业工作,缓冲掉了多少航班晚点来带的剑拔弩张。

原本预期的等待时间是两小时,最后大概提前一小时就准备起飞了。在这样的阴沉沉的氛围下,你会感觉好像飞机起飞前的冲刺,都是那么的动力不足。

透过弦窗,看到了飞机缓慢抬升。正当百无聊赖的时候,飞机冲破了云层,于是哗的一瞬间,突然一道光照进机舱,整个机舱瞬间亮堂。我看到了天空,视线不遮蔽的天空;我看到了白色,没有掺杂污染物的白色;我看到了光照,终于没有被雾霾散射的光照。

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虽然我知道这口气仍然有不少颗粒,但是这口气来自一种希望的预期。这一瞬间的快速切换,也带来了情绪上的细微变化。我突然感到内心开明起来,我原本挂着口罩的脸上终于可以展开一丝微笑,我甚至想大喊一声。人是一种局部化很强的动物,把你本来就应该有的东西,一件件地剥夺掉,憋你一段时间,然后再一点点地还给你,就感恩戴德的不行……

空气就是这么一个例子。在瞥见蓝天的那一瞬间,我突然深刻地领会到,什么是冲上云霄。冲上云霄你才能看到不同的样子,冲上云霄你才能感受到一个新的世界,冲上云霄你才能体会到状态瞬间切换的愉悦。而我们不仅仅要冲上,我们还要冲破。

但是我要的不是这个鸡汤式的结尾。如果不是出行,我没有机会逃离雾霾侵袭的北京,虽然以前数次逃离的经验表明,当我离开北京,蓝天马上就回来了。

我在想这么一个问题。说这个问题前,需要认可以下前提:

1.雾霾是存在的

2.雾霾很严重

3.雾霾对我们的身体在短期和长期都会产生严重的危害

4.长期缓慢的侵害如果不采取行动,我们会承受后果

那根据这些前提,我们容易推论出一些个结果。比如

1.我们能不能做什么来减少雾霾?

2.做不了,我们能不能逃?

3.逃不了,那要怎么办才能降低到最小损失?

关于第一个话题不是我的文章重点,我想从第二个话题来切入。我不知道在北京工作生活的人,头脑里是否有冒出过逃离雾霾这样的概念,然后或多或少用各种方式来合理化这个问题,最后只好改变自己的理念来适应。

第二个问题讨论前,有一个先决条件。我有一个观点,就是当我们讨论一个问题的时候,决定你对问题看法很重要的一个变量,就是你是否具备能力。也就是我相信只有在有能力的前提下谈问题,才能够有实质性的沟通。

比如,口译中经常谈论的核安全问题。其实一个国家只有有了核能力,有核威胁力,才能开始谈核安全。如果全国放眼望去你连铀浓缩都搞不定,谈核能力会显得中气不足;同样的,知乎上也有人在讨论中学课文到底要不要背诵的问题,微博上也有人在讨论听力训练要不要听写的问题,还有人在讨论中学要不要学数学的问题,你先问问他们自己能不能搞定这个问题,就可以避免很多无谓的争论了。所以当一群连课文都背不下来的人在热烈讨论是不是该背的时候,只是有时候为了照顾到一些人的自尊,或者为了世界和平,我们友好一点罢了,不要拆穿。

于是回到逃离雾霾这个问题上,就是我们有没有能力逃离雾霾?其实这个问题不够准确,如果逃,卷起铺盖走人不就可以了嘛。但是这样代价太大了,所以问题是,我们有没有能力以最低的成本逃离雾霾?当然在房间里放一排空气净化器是一个很黑色幽默的答案。

其实这个问题还是可以抽象的,也就是今天的标题,我们能不能过上,有选择的生活?什么叫有选择的生活,我觉得统计一下你一天当中,说“没办法,这就是生活”的次数,是一个很好的表征。选不选,和能不能选是两回事。有时候我们是有选择时的纠结犹豫,但是这是幸福的苦恼,而还有时候,我们是没得选,只能让自己硬着头皮合理化,说这个就是最好的。

当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,我的心情是沉重的。我发现这件事情不是那么轻松或者容易的,一方面我们很容易在生活的琐事中沉沦,陷入一种天天忙却无效能的生活,另外一方面我们个人的力量的确是渺小的,尤其是在重大事件、突发事件、应急事件上的战略储备上,几乎为零。

所以其实更残忍的一个版本是,尽管我们会去谈选择,但是更多情况下,我们是没得选,没有能力选。我们面对雾霾的侵袭,没有任何抵挡防御的办法。我们有一个工作要天天到岗还要打卡,身上背着重压的贷款需要按月扣款,家里可能有老人孩子需要照顾和响应,然后如果你的伴侣知心体贴你可能幸福美满,否则闹心的家庭加上工作上可能存在的猪队友,那基本上把你本来为数不多的能量消耗殆尽。

于是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把家里的窗户关的再紧一些,买上一排净化器,戴上口罩,然后给孩子也戴上,挤上爆满的地铁,在压抑的天空下走入公司,然后你只能祈祷明天空气好一点。

然后你开始说,北京的生活还不错,治安很好,就是有雾霾,不过没有关系,戴上口罩就好了,你再也没有想过对于这种极端环境的其他可能性。你说没办法这就是生活,但是其实可能这不是生活,这只是你没得选。

“有得选”虽然只是三个字,但是背后却需要堆积诸多的筹码。只不过这又是一个持续的过程。和平时期国家的繁荣昌盛需要要有军事战备的筹码,而我们面对瞬息万变的时代,选择的筹码在哪里?

于是问题变为,我们能不能通过持续行动,让自己过上有选择的生活?

 

 

ScalersTalk ID:scalerstalk

本文原文http://www.scalerstalk.com/720-life首发ScalersTalk

本微信公众号作者Scalers,游走在口译世界的IT从业者。微信公众号ScalersTalk,网站ScalersTalk.com,口译100小时训练计划群C 456036104

成长会是由Scalers发起的面向成长、实践行动,且凝聚了来自全球各地各行各业精英的社群。有意入会者请和Scalers直接联系,我和其他会员会和你直接交流关于成长行动等各方面的经验教训。成长会2016年已经启动招募,参见做能说会写的持续行动者:ScalersTalk成长会2016年会员全球招募

Scalers:怎样快速找到ScalersTalk的历史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