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alers:为什么我们总喜欢说自己要做什么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? — ScalersTalk成长会 – 持续行动,笔耕不辍 – ScalersTalk Wonderland

Scalers:为什么我们总喜欢说自己要做什么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?

成长分享 scalerstalk 浏览 0条评论

本文作者Scalers,微博@Scalers,游走在口译世界的IT从业者

我们特别容易强调过程的隆重与繁华,但是却忽略了结果的导向。

2015年11月我发了一条微博,

@scalers:大一的时候和室友去食堂吃饭,路上看到一个本系同学拿着一本GRE词汇精选,我说:你看那个哥们这么牛逼,现在就背GRE。室友不然:背GRE没啥牛逼,你随时也可以开始背,背下来才牛逼。这个小事情给我深刻的启示是,光鲜亮丽从来不应该来自宣称要做什么,而是真正做到什么,但是前者非常容易让人沉迷耽溺。
http://weibo.com/1915979291/D2IHh2FrH

其实我感谢我的室友的,他的一些无意间的话语,对我却有很深刻的启示。

心理学在当今有很多拥趸,大家好像感觉学了心理学,自己就变得很厉害一样。心理学关于人的需求层次有许多的流派,但是你看不同流派的观点,大致都会有这么一个部分,那就是人会有“感觉自己很重要、获得关注、与众不同或者对事物有影响力”的需要,以下简称“重要感”。如果用英文说,大意就是,the feeling of significance or being important。

然而这种感觉往往不是那样容易才能得到的,通常来说,你需要做许多的事情,拿到一些结果,而且这些结果往往不太容易拿到,这样你才能在某一个群体中,获得上述的“重要感”。

注意我提到了某一个群体,所以这是一种相对的,就是你要找一个参照对象,在这个对象之上,你才能获得这种感觉。

我们按时间线举一些例子。

在中学读书时代,学霸容易获得这种感觉。因为学霸成绩好,每次考试排名在前面,也很容易受到关注。如果学霸长得不丑的话,那又会有妹子喜欢,那对青春期而言又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了。所以有人说,长得好看的才有青春……当然这也需要相对一个群体,比如在一个班。班里的学霸拿到整个年级,也可能会黯淡;而县城中学的放到省重点,也可能会失落。这也是为什么清华的新生容易迷失,因为全国的顶尖中学生,大多数要么在清华,要么在隔壁,突然发现自己屁都不是,会很失落的。

在大学毕业的时代,如果有一个好的出路的同学,也很容易获得这种感觉。比如就业形势一片惨淡,而你拿到一个行业内不错的offer,或者你推研成功,而且在学生中是比较好的出路,那你也会比较容易有这种“重要的感觉”。

走上工作岗位后,如果你做事靠谱,晋升快,得到领导认可,而且成长性好,那也会很容易有这种感觉。因为你能提供价值,其他人对你有期待,而且你不会让人失望,于是自然而然地,你会逐渐积累这样“重要的感觉”。

这里有几点要说明:

1.这种感觉是人人需要的,我们一定会找到某种方法来满足。

2.从学校到单位,这都是相对封闭的评级体系,也就是你往往只要比周围的几个人好,你就有很大的概率,能收获这种感觉。即所谓的相对的群体样本少。

3.但是在社会体系的领域,是一个开放体系;加上移动互联网的到来,我们会把这种群体泛化到整个网络上,于是我们的内心会有一些不安定,会倾向于把我们接触到的每一个样本,拿来和自己关联对比。

我个人认为,重要感来自于一种稀缺性。稀缺性就是其他人没有,但是你有;其他人搞不定,但是你能搞定;其他人做不到,但是你能做到。

然后这种稀缺的成立,还有一个相对的参照系,就是你只要针对这个参照系的人群作比对,往往就很容易找到这种感觉了。

按照正常的逻辑,我们往往是要努力做事,提升能力,提供价值,交付兑现,收获反馈,得到感觉。但是这个过程往往有一定的难度,就像登山一样,你得一步一步,用时间的积累,来换取一些成果。而且一路上你会遇到很多人开挂跑到你前面,你也不会轻易动摇。

也就是你至少有一个算本事的东西,让你能换来这种感觉。

但是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宏观一些,你会发现,至少要有一个本事,对很多人来说,是很难的。就是,会有很多人受不了自己努力提升自己,然后不愿意付出任何的精力,同时他们会有很多理由,比如自己不适合努力……

但是这群人又有获得重要感的需求,又需要这种快感,因为我前面说了,人人都需要。

那正常的逻辑走不通,然后需求又被倒逼,所以只好采取了一些其他的办法。我们做一个列举。

1.先说最极端的,暴力可以给人以重要感。

暴力往往是获得这种感觉的最快速的方式。比如你走上街头,迎面走来一个人,你对于他,什么也不是,你一点也不重要。然后如果这时候你拿刀堵着他,架着对方的脖子(当然这是犯罪了,请不要尝试),这个时候,你对于他的重要程度,一下就爆表了。

然后你还会获得很多的关注,来自媒体,来自于各界群众的围观。你想一下,你平时走上街头,可能连狗都不会看你一眼。而一旦进入了暴力状态,你收获的这种“重要程度”,是你正常状态下怎么努力都无法收获到的。

极端事件的制造,往往能吸引到很多注意,而媒体的报道又会加剧这一循环。所以在传媒领域,也有到底要不要报道这种事件的讨论,我个人以为,背后有这一层面的因素。

2.第二种情况,找一个能刷出存在感的群体。

其实重要感里面有很多来自于相对的群体。就是你如何合理的选择参照系,也会影响你的感觉。

就像前面举的清华新生的例子,首先失落感肯定会有,但是取决于我们怎么看。有的人逆风而上,有的人顺风吹到谷底一蹶不振。

我们要承认世界很大,所以每个人总是会有一些问题,总是有挑战要克服。连习总都要带着国家搞扶贫,我们普通人往往也是受到拖延和纠结的困扰。

但是前面说了,正常的逻辑是来自于做好手头的工作,从周围群体中得到重要感。但是如果有的人做不到,就会倾向从比自己更弱小的群体中,获得重要感。

有许多小说描写过一些飞扬跋扈的小人物,一方面在被更强大的人欺压,另外一方面,转头就欺压比自己更弱小的人。比如前几年有幼儿园行凶的案例,以及反日势头凶猛的那些年,有些歹徒专门砸老百姓的日本车……

换到生活中就是,很多人受不了自己更严格的要求,从而向比自己做的更差的人看齐……然后自己每天睡到十点,看室友睡到十点半,也就安心了。

拜托,如果你是一个心向进步之人,你怎么忍心自己以后退的视角获得重要感?

3.第三种情况,以过程的仪式感来代替做成的快感

这个基本上是一个烂大街的情况。就回到我文章开始的微博例子了,我们特别容易强调过程的隆重与繁华,但是却忽略了结果的导向。通俗一点就是特别喜欢说我现在正在做什么,然后营造一种感动自我、感动别人的感天动地的模样。然后用湿润的眼眶想,上天一定会被我的努力感动。

但是你什么事都没做呢,就是放了一个空炮而已。

然而问题来了,现在互联网上放空炮的人太多了,大家都开始通过空头许诺、造出声势来快速获得重要感。然后正好又有一个群体偏偏爱信这些东西,于是一唱一和,真是般配。

这其实就是言行不一的事了。比如创业的老板给员工画大饼,但是期权却从不兑现;比如公司产品没有出来,就喊着要上市;再比如我深刻记得有道搜索刚刚出来的时候扬言三年要超过百度……当然最近也发现有人说要半年内超过我的社群,我倒是欢迎放马过来……

你好歹做出一点事情来好不好,做出来我们一起喝点酒逼逼逼行么?

但是这种诱惑真的很大呀,给自己画个饼发到朋友圈就有人点赞,山呼万岁的即视感;下个决心仿佛自己就已经做成事情了;打个卡就像自己已然脱胎换骨。没有人会和这种轻易得到的“重要感”过不去。

但是我想说,这样的事情纵然爽,也千万不要放纵,而如果你能驾驭住,那未尝不是一种修行和成长了。

不要在做事过程中透支做成的快感。

再回到文章的标题,你应该能明白为什么你总是给自己挖烂坑了吧……

 

ScalersTalk ID:scalerstalk

本文原文http://www.scalerstalk.com/899-lip-service首发ScalersTalk。本微信公众号作者Scalers,游走在口译世界的IT从业者。微信公众号ScalersTalk,微博@Scalers,网站ScalersTalk.com,口译100小时训练计划群C 456036104

成长会是由Scalers发起的面向成长、实践行动,且凝聚了来自全球各地各行各业从业者的社群。有意入会者请和Scalers直接联系,我和其他会员会和你直接交流关于成长行动等各方面的经验教训。2016年成长会持续招募中,参见做能说会写的持续行动者:ScalersTalk成长会2016年会员计划介绍(2016.3更新)

Scalers:怎样快速找到ScalersTalk的历史文章